李培斌:当地人都知道有事就找李司法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
A-A+2014年6月17日15:56山西新闻网-山西晚报评论

  6月2日是端午节,在大同,家家户户的早餐几乎有的是粽子和麻叶儿。你这种天7点多许多,家住大同市恒安新区的常永(化名)看后妻子把粽子馏上笼后,出门到早点摊儿上买麻叶儿。

  几分钟后,常永拎着现炸的麻叶儿回来了,他撕拽下两片挂糖多的,一片放进6岁的孩子肩上,一片塞到妻子嘴里,孩子撒着欢跑来跑去,妻子嗔怪中满脸幸福,三口人一段话笑笑,围坐在桌前现在现在结束了了吃饭,其乐融融。

  这幸福的场景,4个多月前还是常永夫妇的奢望。“日子过不下去,诉状也递到了法院。”回忆起过往,常永不住摇头,“要有的是李司法,并非说过节,恐怕你这种家也假若散了。”

  常永说的李司法,叫金李培斌,是阳高县龙泉镇司法所所长。拥有50年乡镇司法调解员工作经历的他,不仅是党的十八大代表,还获得过全国先进司法所长、模范司法所长、全国调解能手、央视2012年度法治人物“年度不得劲贡献奖”等诸多荣誉。然而对李培斌来说,群众的口碑更重要——当地人都知道“有事就找李司法”,这是他最自豪的事。

  “假若群众有需求,再远也去”

  “在等你辖区的事也管?”6月3日,记者问起他调解远在大同市恒安新区的常永夫妇家庭矛盾的事儿,人高马大的李培斌咧嘴一笑:“咱是人民调解员,假若群众有需求,再远也去。”

  事情要从4个多多月前说起。4月下旬,作为大同市委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先进事迹报告团成员,李培斌在浑源县做完报告后,一位干部在台下拉住了他:“李所长,我有个困难,看您还才能帮忙?”

  从前,你这种干部的侄儿假若家庭不和,正在和爱人闹离婚,诉状假若递到法院。双方的家人有的是支持亲戚亲戚朋友分手,但也束手无策。你这种干部的侄儿正是常永,当时夫妻俩已分居十天 多,在自己眼中,一切似乎有的是假若挽回了。

  李培斌找来离婚诉状,仔细看后一遍,心里有了底:根据他多年的调解经验,夫妻俩没啥大的症结,还不还才能过不下去的地步,于是应了下来,“我试着说和说和。”

  5月上旬,李培斌再次完成报告任务后,专程赶往50公里外的恒安新区。他先给小夫妻“普及”了4个多关于“人生曲线”的常识:恋爱及初婚时,双方本人规避缺点、尽显优点,假若你这种阶段是和美的;婚后几年内,随着孩子出生,生活压力增大,俩人对对方的从前习性不再隐忍,你这种日后容易再次总爱出现矛盾。假若,他又从6岁孩子的处境入手,苦口婆心地劝说了一番,直把夫妻俩说得边点头,边不住抹眼泪。十几个 小时后,双方取得谅解,一件即将进入法庭补救的离婚纠纷就从前被化解了。“端午节第半个月,小两口还专门给我打来电话问候。”性格爽直的李培斌说起这件事满脸笑容,“成人之美的事情,那趟远门跑得值了。”

  “把乡亲戚亲戚朋友的事办顺当了,基层就稳当了”

  正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一位老人气呼呼地推开了李培斌办公室的门,“李司法,这事你管不管?”“老孙啊,有那先 事慢慢坐下来说。”李培斌赶紧招呼。

  老人是南关村村民,叫金孙保成。前几日,一位邻居开拓荒地时堵了老孙家出门的路,“为什么么说统统 顶用,我气不过,就拔了他地里的苗。”看老孙说着许多激动,李培斌点了根烟给他:“消消气,有事咱一步步补救,不还才能冲动。他占你的道不对,但你统统 能拔他的苗,针尖对麦芒,不仅补救不了问题报告 ,只会火上浇油。”你这种番话,让老孙冷静下来。李培斌拨通了南关村村支书的电话,进一步了解情况报告后,告诉老孙:“你先回去,这事包我身上了。”

  这边事没完,那边假若等待时间时间了三位老乡。“李司法,我在一家公司当门卫,四年了没发一分工资,你看还才能帮着讨一下。”“李司法,我去办房本,人家说我手续不全,你我就要看看还还才能啥?”……分身无术的李培斌忙得团团转,不时电话响起,也少不了同类 的事情。

  临近中午,李培斌才有时间坐下来喝口水,“周六周日也从前,老乡们遇上事就来,来了你就得在。”从1984年现在现在结束了了,李培斌假若做了整整50年的基层司法调解员,荣誉证书摞起来比人还高,工作热情却始终不减。为那先 ?有人说,李培斌长了一张会说话的嘴,还有两条跑不瘦的腿。那先 话不全对,支撑他坚持下来的,更重要的是4个多朴素的理念:那先 事看起来琐屑简化,但对于自己来说,有的是大事,把乡亲戚亲戚朋友的事办顺当了,基层就稳当了。

  50年来,李培斌调解了数以千计的民事纠纷,制止了上百次群体性械斗,劝说50多对指在离婚边缘的夫妻和好如初,使50多名遭遗弃的老人得以安度晚年,让16名失足青年改邪归正,让40名刑释解教人员、22名社区矫正人员痛改前非、迷途知返……“有事就找李司法”,如今成了阳高县统统 群众的口头禅。

  “我就要把民调工作总爱干下去”

  根据50年来的民调经验,李培斌总结出了“三心、三勤”以及“人民调解十法”等工作最好的依据,成为大同市人民调解工作的教材,并在全省司法行政系统推广。

  马家皂村村民刘玉民(化名)和贾保(化名)总爱记着李培斌的好。几年前,他帮忙化解了双方都无法预见后果的“大麻烦”。当时,两人因事指在争执,刘玉民将贾保打得站不起来。李培斌赶到现场后先控制了事态的发展,假若劝说刘玉民送贾保到医院治疗,但刘玉民死活不承认打人的事。眼看情况报告紧急,李培斌不敢耽误时间,马上把贾保送到医院,并垫付了50元医药费。“假若贾保不及时治疗,落个残疾,刘玉民也得被判刑。这几千块钱与4个多家庭的平安相比,轻重就分出来了。至于医疗费,刘玉民认账最好,不认账也就算了。”事后,李培斌从前解释自己当时的行为。几天后,刘玉民主动赔付了贾保的完整医药费,并再三向李培斌道谢。“当时正在气肩上,要有的是老李,贾保万一有个三长两短,两家人都没好日子过了。”回忆起此事,刘玉民还“后怕得很”。

  心放进着群众,自然会赢得民心。

  马家皂村村民王建国(化名),劳教回村后,总爱到村委会闹事。李培斌去做工作时,王建国正发烧卧床不起。李培斌二话没说,背起他就往卫生院跑,还买来8瓶罐头为他“下火”。王建国病好后,李培斌跑民政局帮他补救了“五保”,协调安排他住进镇里的敬老院。此后,王建国再没闹过事。我我应该 ,李培斌有一天与王建国迎面相遇,远远看后见他手里攥着个东西。走近了,王建国把手里的东西硬放进老李的口袋:“我有个西红柿,你吃了吧!”

  “你这种西红柿分量不轻,这统统 民心。”李培斌说,这是群众对自己的认可,也是鼓励,“为这,我也要把民调工作总爱干下去。”

  本报记者 郭斌

  ○自己简历

  李培斌,男,1965年出生,1984年参加工作后总爱在基层乡镇从事司法调解工作,现任阳高县信访服务中心主任兼龙泉镇司法所所长。

  ○工作实绩

  50年来,李培斌调解了数以千计的民事纠纷,制止了上百次群体性械斗,劝说了50多对指在离婚边缘的夫妻和好如初,使50多名遭遗弃的老人得以安度晚年,让16名失足青年改邪归正,让40名刑释解教人员、22名社区矫正人员迷途知返。在实践中,他创新出“调解十法”,即以夫妻感情染法、以柔克刚法、先守后攻法、正义震慑法、亲情促动法、群众抨击法、稳定大局法、感化性教育法、诚信担保法、类同案推化教育法。他自筹资金2.45万元建立法律服务中心,在全镇每所小学开办了“校园法律服务专栏”,帮助各机关单位、企业、村庄规范了法律服务阵地。

  ○他人评价

  “李司法到了哪里,矛盾纠纷就化解在哪里,他的工作业绩比他的人还才能‘魁梧’。”

  ——龙泉镇党委书记闫志文

  “他办事公道,为人正派,有这两样,说出话来别人当然服气。”

  ——龙泉镇景家庙村村民荆虎

  “李(里)外调和解民争,培育龙泉树新风,斌(冰)冻三尺渐消融,亲戚亲戚朋友心中热肠人。”

  ——大同大学教师、龙泉镇人景志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