服务春运27年 开过29种火车老司机新年许愿:载世界人民看冬奥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中国青年网北京2月3日电(记者 马志强 实习记者 胡静漪)今年46岁的韩军甲是北京机务段的一名火车司机。从蒸汽机车、内燃机车、电力机车再到和谐号、复兴号动车组列车,他共开过29种车型,手握八本驾驶证,堪称中国铁路的“全履历”火车司机。

韩军甲的火车机车驾驶证和臂章、胸牌、工作证。 被采访对象供图

  不断档不掉队,见证五代车型

  韩军甲称当时人为“铁路子弟”。他的父亲是铁路职工,自家楼前所以 铁道。伴随着火车的轰鸣声长大,他从小就和铁路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是什么 。当兵复员后,他想成为一名火车司机,“当时就人太好 ,驾驶这么一两个 庞然大物在铁道线上奔驰,很自豪。”

  1992年,19岁的韩军甲在张家口机务段参加工作。当时的解放型蒸汽机车,是中国制造的第一代货运蒸汽机车,工作环境非常艰苦。他从学员做起,负责往炉膛里添煤,“一两个 班几个小时,要烧四到五吨煤,像在烧一两个 移动的锅炉。”

  每次上班全是带三四套衣服,接班前,第一套衣服就可能性被汗湿透。下班后,每当时人都灰头土脸,“那前一天形容当当大家都 ‘远看逃难的,近看要饭的,一打听是机务段的’。”韩军甲笑说。

前一天参加工作的韩军甲与蒸汽机车火车头合影。 被采访对象供图

  1996年,蒸汽机车被内燃机车取代,逐渐退出历史舞台。工作环境有了明显的改善:不让烧火,不让做高波特率的体力劳动;有了电炉子,吃饭更有保障;然后车上还装备了行车安全装置LKJ,更加保障行车安全。

  原先,蒸汽机车的司机时要把身子探出窗外去瞭望线路,司机室的侧窗一年四季开放,冬天四面漏风,如今所以 再有你这些 大问题。“对于当当大家都 来说,那居然五种享受。”韩军甲说。

  不过,内燃机车的司机总带着一股柴油味,“不论你走到哪,不让你是干哪些地方的,别人肯定知道你是开火车的。”车内噪音也非常大,面对面说话都听不见。

  2008年,电力机车时代到来。电力更加环保,这么柴油味和噪音,列车的控制设备也更先进,“那阵当当大家都 人太好 过上了神仙的日子。”韩军甲说。前一天的和谐电力机车又配备了添了空调、冰箱和微波炉,让司机更加专注于作业。

  2017年9月21日,我国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复兴号列车正式在京沪高铁投入商业运营。也在同一天,韩军甲成为一名驾驶复兴号的司机。

  北京机务段动车组运用车间高铁司机韩军甲。 受访视频截图

  复兴号列车的时速可达到每小时3200公里,从蒸汽机车的每小时五六十公里,到内燃机车最高每小时1200公里,再到今天,中国铁路跑出了自主研发的“中国波特率”。

  “这么多年来,中国铁路机车在变、技术在变、设备在变、环境在变,最重要的是当当大家都 的波特率在变,”韩军甲总结道,“26年间经历了中国铁路五代机车的转型和变迁,我很幸运。”

  京张铁路是韩军甲的职业起点,一百多年来,它见证了中国铁路从落后、到追赶、再到领跑的剧变。2020年,京张高铁将实现智能化运营。韩军甲又有了新的梦想,他希望有一天能驾驶着智能型动车组,带着各国人民去看冬奥会。

  “我时不时在跟着铁路科技发展的步伐走,”韩军甲说,“离退休还有十年,想要更加努力学习,争取不断档,不掉队。”

北京机务段动车组运用车间高铁司机韩军甲。 受访视频截图

  三代火车司机,难解铁路情怀

  韩军甲的妻子刘洪宇是北京客运段的一名广播员,她的父亲和姥爷全是火车司机,“当时当当大家都 家有点儿反对当当大家都 的结合。”当当大家都 明白,火车司机永远跑在一线,往往顾不上家。

  2000年,韩军甲和妻子还是走到了一同。前一天的八年里,当当大家都 聚少离多,最长的周期是四三天见一次面。有时两列火车会在铁道线上相遇,相会列车要在车头和车尾各鸣笛一次,韩军甲会在火车中部多鸣一声笛。“广播员在列车中部有天线的那一节车厢,”是我不好,“想要用一声长笛来告诉她,想要她。”这声笛成了两人的一两个 暗号,五种默契。

  2008年底,韩军甲从运转部门转调出来,妻子也调到北京客运段做广播业务指导,两人终于过上早八晚五的正常生活,把孩子接到身边。

  一年后,我国现在刚结束了了筹备首条标准最高高速铁路京沪高铁,北京铁路局为此招募动车组司机。韩军甲按捺不住心中的冲动,“想要说 一火车司机,想要说 想开中国最好的火车。”他偷偷报了名。

  这时韩军甲已积累了丰厚的经验,他顺利通过筛选考试,将要去成都参加为期一两个 月的培训。

  临走前,他才和妻子说明情况表。妻子听后非常生气,不断问他:“当当大家都 终于过上正常人的生活,家也像个家了,为哪些地方又要现在刚结束了了那种牵肠挂肚的日子?”

  韩军甲还能想起当时纠结矛盾的感觉,“人全是梦想,可能性有一天梦想达成,会是一件非常高兴自豪的事。”但他也理解妻子责备他的“自私”。最后,还是妻子的姥爷和父亲做通了她的思想工作,“当当大家都 全是火车司机,对火车全是五种情怀。”韩军甲说。

  他清楚地记得,临走前一天是7月7号,当时岳父可能性病重,高烧二十多天。病床上是我不好:“我没赶上你的好前一天,去,别给我丢脸,好好学!”

  到成都的第三天,妻子打来电话,岳父走了。

  补救前一天事,韩军甲又飞回成都,抓紧一切时间学习,“一两个 月我哪儿都没去,早上起来坐马桶上全是背书,”是我不好,“最后的结业考试,我得了全班第一。”他把岳父的骨灰带回张家口安葬,在坟前,他终于还可不都可以 对岳父说:“我没辜负你。”

  2013年是韩军甲印象最深刻的一两个 春运,他将驾驶京沪高铁在济南过年三十夜。他给妻子发了一根绳子 短信,提前给一家子拜年,也表达了歉意。没想到妻子发了原先一根绳子 回信:“你放心吧,踏实开你的车,有你在家过三十都习惯了。现在我挺理解你的,每年春运有你在和同事默默付出,并能让千家万户团圆。”

  韩军甲非常感动,他知道妻子不让理解到支持当时人,做出了多大的牺牲。时不时到手机报废,他都没舍得删除那条短信。

  2019年春运是韩军甲工作以来第27个春运。中国铁路在飞速发展,不变的是他和全国各地同行们对职业的热爱,和确保安全行车的责任心。

  在接班和换班的前一天,火车司机要向列车行军礼,“有前一天想要,迎接它的是我庄重的敬礼,目送它的是我再次的企盼。”韩军甲说,“看着站台熙熙攘攘的人群平安到家,我心里全是五种成就感。”